NBA线上选秀:NCAA停摆致星光黯淡三球闪耀B站UP主入围

2020年NBA选秀终于拉开大幕,和此前媒体预测的一样,爱德华兹当选为状元,勇士选择了怀斯曼,而此前排名起伏不定的「三球」当选探花。星光黯淡,这或许是史上最尴尬的一届新秀。

普遍被看衰为「天才稀缺」的20一代,能否力挽狂澜,向球迷证明自己的实力?

「第一顺位,明尼苏达森林狼队选择的是,来自佐治亚大学的安东尼-爱德华兹!」

听到亚当-萧华念出了自己的名字,爱德华兹和身边的朋友击掌相庆,戴上了森林狼的帽子。这代表着他即将顶着状元的光环,前往寒冷的明尼苏达接受考验。

今年的NBA选秀,终于以线上会议的形式落下帷幕。受疫情影响,NCAA于3月停摆,相继有二十多位国际球员宣布退选,还有球员选择进入NBA下属的发展联盟谋生。

除了状元爱德华兹,话题度最高的「三球」拉梅洛-鲍尔最终被黄蜂用探花签选中;大中锋詹姆斯-怀斯曼则花落勇士,成为榜眼。

然后,在三甲之外,你便很难找到熟悉的名字了。同往年相比,2020届的新秀们是如此的星光黯淡,就连名气最大的三球,也并非是由于实力出名,而在于其家族自带的话题属性。

在老爹的安排下,拉梅洛-鲍尔曾作为自家品牌「the Big Baller Brand(BBB)」的代言人打过自家举办的联赛,由此被「禁止球员打职业」的NCAA劝退。此后,三球漂泊海外多年,先后到立陶宛联赛和澳大利亚NBL联赛征战过。他在NBL场均17分7.5篮板7助攻,拿到过最佳新秀,但都不足以说明什么。

反倒是拜三球他爹的大嘴巴所赐,一家在场外「出尽风头」。前有大儿子郎佐-鲍尔效力湖人时,球爹跟管理层闹得满城风雨,后有二儿子利安吉洛-鲍尔在中国偷东西被抓,让球爹一家脸面无光。

这一次,球爹一家照例又开始制造话题。直到选秀前夕,三球和球爹两人还在为了「该不该去金州勇士」的话题内讧。球爹指出儿子如果去了「水花兄弟」领衔的勇士队,肯定捞不到首发机会。年轻气盛的三球却微微一笑,不屑地反驳起了自己的老爸。

「好吧,他是他,我是我。无论我走到哪里,都可以做得很好。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很积极。」

最终,三球与勇士擦肩而过,被夏洛特黄蜂选中,难道球爹跟乔丹的单挑终于要上线了?

除了场外热度拉满的三球,状元安东尼-爱德华兹和榜眼詹姆斯-怀斯曼还算略有耳闻。爱德华兹球风劲爆,模板「上限韦德、下限米切尔」,菜鸟赛季就在NCAA常规赛大杀四方。但事实上,虽说实力不低,爱德华兹究竟能不能配的上状元之名还言之尚早。

据选秀网站NBADraft报道,早在选秀之前,部分NBA球队高管已达成共识,「今年是选秀小年,缺少天赋爆炸的状元压轴」。森林狼一度有过把状元签交易出去换取有用资产的想法,奈何没有球队愿意接手。

这让早就和森林狼眉来眼去的爱德华兹,感到了一丝危险。临近选秀的几天,他立刻多次拍着胸脯保证「自己不怕明尼苏达的冰天雪地」,态度诚恳。如此积极的信号,倒也让森林狼管理层颇为满意,索性用状元签把爱德华兹摘下。

另一边,榜眼秀怀斯曼则「实力不明」。虽然2米13的身高和2米31的臂展凸显着他身体天赋的优越,但这不足以证明他的水平有多高。因为怀斯曼在NCAA仅仅出场3次就被禁赛,此后再没打过正式比赛。

禁赛理由非常具有戏剧性,因为NCAA调查到,孟菲斯大学的主教练曾资助1.15万美元帮助怀斯曼全家搬家,而NCAA一直对于这种经济往来颇为严格。刚想大展身手却被禁赛,万分委屈的怀斯曼愤而宣布:「退出NCAA,等待选秀。」

尚未在赛场证明自己的怀斯曼,却在中国拥有一定人气,这源于有一次怀斯曼曾接受过中国记者的采访。采访中,怀斯曼说自己高中时选修过中文课,顺便秀了一把中文,水平竟出人意料的不错。

「我是詹姆斯(名字),是美国人,(家里)有爸爸妈妈姐姐和我,我喜欢打篮球和看电视,也喜欢中国菜。」

除了怀斯曼这名会说几句中文的大个子,6号秀奥孔古更是一名在B站十分活跃的「up主」,选秀前夜奥孔古还在B站更新视频,分享了他激动的心情以及在选秀夜的安排。

甚至于刚刚被选中之后,他更是在第一时间就将自己B站上的认证信息更新为「我是2020届第六顺位、老鹰新秀Onyeka Okongwu」,此外他也第一时间就入驻了腾讯视频,看来也是个老互联网冲浪选手了。

虽然这一届选秀大会中并没有中国球员的身影,但是这几位与中国渊源颇深的球员或许会让这届新秀成为国内球迷们下赛季重点关注的对象。

被一些欧洲媒体吹捧为「今年实力最强的欧洲球员」的以色列籍秀丹尼-阿夫贾、选秀模板是「小霸王」斯塔德迈尔的秀奥比-托平,都几乎无人问津。这和2019年锡安-威廉森、贾-莫兰特、R.J.巴雷特等人选秀时铺天盖地的媒体造势相比截然不同。

以往在每年三月,相当于NBA人才摇篮的NCAA,甚至要抢光NBA的风头。从「甜蜜十六强」开始,十六进八、八进四、半决赛,不乏精彩。而到了NCAA决赛日,NBA更是会停摆一天,不少NBA巨星会专门来到场边观赛。淘汰赛一战定生死的赛制让比赛充满了戏剧性,以下克上的戏码随时可能上演。

去年的绝对冠军热门杜克大学,便意外在八强战中倒在了密西根州立大学的脚下。要知道杜克最终占据了选秀前十的状元锡安、探花巴雷特和10号秀雷迪什,阵容星光熠熠,仍会马失前蹄。

然而今年,因为疫情泛滥,NCAA早在3月13日就官宣取消。这不仅意味着媒体曝光锐减,还会让各球队不能准确地预估大学生球员的实力和状态。去年的雷迪什在NCAA淘汰赛阶段交出过灾难性表现,这让他的顺位一路跌到了第十。今年,像这样可供参考的机会少之又少,NBA选秀的不确定性大大增加。

类似于NCAA受到的重创,NBA情况同样不乐观。经过多次决议后,往常于每年6月举行的选秀,延迟了五个月才得以进行。事实上,NBA从选秀抽签开始就一拖再拖,原定于5月19日的抽签改为了8月20日,是自1975年来首次未在6月前进行的抽签。

迫于压力,NCAA在近期宣布了一项新政:「从2021-22赛季开始,将允许运动员承接来自第三方的市场代言。」

联想到6月份时,大牌赞助商安德玛因「疫情的不可抗力」宣布中断了与UCLA签约的总价高达2.8亿美元的天价合约;今年夏天,有不少于3名全美顶尖高中生选择跳过大学,直接进入NBA发展联盟征战……我们可以得知,NCAA的日子并不好过。

球员的选择不难理解。进入发展联盟,球员则能领到30万-50万美元的不菲薪水。进入NCAA的大学生球员则没有薪水,没有代言,人人都是「免费劳力」。所以选择到大学打球,无外乎是寄希望于NCAA的平台推销自己,去年星味十足的「杜克三少」锡安、巴雷特、雷迪什便是如此。

结果,今年NCAA直接陷入停摆,连「提供曝光度」这一最后的利益点也不复存在。

以往,或是就近去家乡大学球队效力,积攒当地的人气;或是加入名牌大学,利用曝光度和教练资源镀金,这两条路就是多数高中球员的首选。然而随着NCAA的口碑下降,越来越多的学生球员决定另觅出路。

甚至在前年,米切尔-罗宾逊接受了西肯塔基大学的邀请,却既没有代表母校打过任何比赛,也没有选择前往海外效力。结果,他在第2轮第6顺位被尼克斯选中后成功逆袭,打出了精彩的表现。

所以,即使现在NCAA依旧还是NBA选秀的人才基地,它也需要做出改变。财力和人才的流失,已经敲响了NCAA的警钟。

最终,2020年的NBA选秀只有86人参选,有23人选择退出,相当一部分欧洲球员因为疫情弃选。普遍被看衰为「天才稀缺」的20一代,能否力挽狂澜,向球迷证明自己的实力?

无论如何,NBA马上要在12月22日重燃战火。一切悬念,即将在一个月之后揭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